设置

关灯

第1章 冰山总裁老婆

    君度半山,府邸。
    日上三竿,苏生才迟迟从楼上下来,却意外见到名义上的老婆。整个汉东最有名气的美女总裁,竟反常的留在家里。
    唐子君穿着得体的职业套装,白衬衣,黑白搭配。她就坐在那里,也依旧难掩完美身材。盈盈不堪一握的柳腰,40寸大长腿搭在一起,挂着一双限量版红底鞋,尤其胸前鼓鼓胀胀,苏生早就目测过,货真价实的C码。
    还有她的容颜,简直是天妒,整个一不食人间烟火,美得都不真实,360度无瑕疵。
    可惜她太冷了,冷得就像是一座冰山,看一眼就能扑灭心中万般火焰。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走。”
    苏生甩了甩一头乱发,语气淡漠,眼神却从她的胸前扫过,似有精芒消逝。呃,今天穿的浅色通花喱士Bra,这女人真会搭配。
    唐子君冷着脸,坐在沙发上没动,强忍着厌恶,说:“苏生,三个月了,你就打算一直这样混吃等死吗?”
    “你说对了,我就是要混吃等死,反正你赚的钱我八辈子也花不完。”
    苏生这时坐到对面沙发上,掏出手机就自顾玩了起来。这女人看他不顺眼,他又何尝不是,两人的婚姻,从一开始可能就不会有结果。
    唐子君双手交叉在一起,指骨捏到发白。她已经气到了极点,可却拿这个名义上的丈夫,毫无办法,烂泥扶不上墙。
    “你就不是个男人,窝囊废。”
    “笑话,别的女人可都说我是真汉子,你都没试过所以不懂。要不要我现在证明给你看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    苏生的目光忽然充满了侵略性,像极了一头饿狼。
    “你无耻!”
    啪!
    唐子君把一张卡扔在茶几上,寒声道:“卡里有一百万,你这个月的家用。别忘了晚上早点回来,去看我爷爷。”
    “卡我收了,不过今晚上没空。”
    苏生熟练地拿起银行卡,然后就要出门,谁有空和一个能看不能碰的冰山玩。
    “苏生!”
    唐子君突然站起身,伸手指着他。可这个男人却毅然转身,就穿着一条发白牛仔裤,褶皱的衬衣,头也不回的走了,出门时甚至连拖鞋都没换。
    不多时,车库传来发动机的声音,这个男人真的就这样走了。
    没救了,这个男人彻底没救了。
    唐子君终于忍无可忍,气得摔了七八件物件才渐渐平静下来。看着一地狼藉,无声叹息,最后还得她来收拾。
    那个男人懒惰到了极致,家里扫帚倒了都不会伸手去扶一下,平日里不修边幅,衣品连普通人都不如,无耻、无赖、吃软饭,还不听劝。
    唐子君从苏生身上,找不到哪怕一丁点的闪光点。她不是没试过改造那个男人,或许时间久了,她也就认命了,可惜根本没用,那个男人就是块烂泥,她快要发疯了。
    苏生一手握着方向盘,一手叼着烟,衬衣袖口不知何时挽了起来,露出结实的小臂。
    当经过路边时,一张银行卡从车窗中飞出,精准落进垃圾桶里。
    他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会花女人的钱。
    约莫半个小时后,他驾车行驶入一片古色古香的别墅区,进了一栋庄园,见到正在晒太阳的白发老人。
    “怎么,子君又和你闹了。”老人脸上带着笑意。
    苏生苦笑,却不作答,默默的上前,拿出一个木盒。
    打开后,里面是一排排的银针,他捻出三根,手一闪,便插在老人头上,轻轻捻动针尾。
    好一阵,老人长出一口气,精神大好,又笑道:“你这医术可比你爸爸强多了。”
    “他不知道。”苏生摇头。
    子欲养而亲不待。任他医术逆天又如何,老父已然病故,到死都不知道他的医术早就青出于蓝,这也是他最大的遗憾。
    更怪自己以往太叛逆,太锋芒,太过无法无天。现在能为老父做的,就是完成遗愿,娶了一个冰山老婆,也是眼前这位老人的孙女。
    “你啊你,就是太倔了,跟你爸年轻时一样。你说你一身本事,子君那丫头却每次见我都念叨你是块烂泥,要跟你离婚。”
    老人虽然这么说,脸上却依旧带着笑容,这个孙女婿他太满意了。当年和老兄弟定了娃娃亲,结果等到老兄弟有了儿子,他连孙女都有了,正好凑一对,也是缘分。
    至于说离婚,那绝对不可能,老人知道苏生的脾性,就是哪天他不在了,这婚也离不了。
    “呵呵!”苏生笑了笑。
    老人又说:“生子,你也休息够了吧,要不要在集团找个事做,帮帮子君。她一个女人家打理一个集团,很不容易。”
    “再说吧,倒是叔叔您要保重身体,多了不敢说,给您续命五年不是难事。”
    苏生拔出银针放回盒子里。他有这个自信,哪怕老人已经到了风烛残年,依旧能续命。
    “五年,太多了,能等到抱重孙,这辈子就够了。”老人流露出伤感,他儿子早年就意外身故,只留下一个独孙女,现在有了满意的孙女婿,也算老来得子。
    就是这个女婿太倔,还没能振作起来。但想来,不会让他这个老头等太久吧!
    “好了,叔,我先走了,今晚上就不来了。”
    “那个,生子,刚才跟你说的到集团做事,你可要放在心上。你也不想子君在公司被欺负吧,不管怎么说,她是你媳妇,这事变不了。”老人想法简单,只要把苏生弄进公司,是金子,怎么也藏不住光芒。
    “就她,我媳妇?之前还说我不是个男人,呵呵,走了。”
    苏生就这样干脆的走了,可那句话却扎心了。
    想他以前是何等的铁骨铮铮,在战场上那就是王,结果却被自家老婆说不是男人,这女人,没救了。
    是夜,苏生说不回家就真没回去,关了手机,独自待在酒吧。借酒消愁,谈不上,只是不知道该干什么。
    从部队上退下来后,面对老父亲病故,又无奈娶了一个冰山总裁老婆!
    混吃等死吗?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!
    “你好,不介意我坐这里吧,请你喝一杯。”
    苏生抬眼,顿时惊了一下。他来酒吧不是一两天了,不说美女来搭讪,就连恐龙都被他的颓废气息所逼退。
    怎么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有美女主动来请喝酒?
    “格兰威特!”
    苏生打了个响指,便歪着头打量突然到来的女人。
    穿着一件简单的宽身体恤,在肚脐位置打了个结,露出白皙的小蛮腰。下身是一条短无可短的牛仔热裤,大腿浑圆笔直,从正面都能想象出丰腴的臀部,整个人散发着强烈的诱惑气息。
    关键是这女人长得还不耐,脖子上戴着的项链也不是凡品。就这样的女人,不应该出现在他的座位旁。